忍者ブログ

グラデーションのアオギリの葉

那天開始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那天開始





那天,我認識了一個女孩,她似乎能聽懂我帶絲哀傷的言語,她似乎是我追尋已久的港灣。

那天,我認識了一個女孩,她說她一直像小丑一樣,沒有誰能懂她的悲傷。

那天,我認識了一個女孩,她說,我們很像,我們還是做好的朋友吧。

那天,我遇見了你,就在我毫不經意間遇見了你,靜靜的坐在椅子上,貪婪的看著你的素裝,想要與你談訴些什麼的,可一直被自己卑微的孤傲打敗,只是那樣靜靜的看著你,或許你不曾知道,我的內心早已起了漣漪,波蕩不定,不敢與你靠的太近,怕會驚擾到你原本平靜的思緒。

那天,我認識了你,想要讓你聆聽我十六七歲時的雨季,想要讓你看看我十八歲後的蒼白,不為別的,只是想讓你瞭解我一點點,讓我的身影能住進你的思緒裏。

那天,我認識了你,於是,你的一言一行都出現在了我的世界裏,喜或是悲,每夜入眠前,總想著與你談訴,或是暗示予你不懂的情話,然後,你不懂,或許是你不願懂,看著發出去的資訊仿佛石沉大海般沒有了消息,我便靜靜的關掉燈光,閉眼入眠了。

那天,你第一次主動給我發來了消息。

那天,你對我說我們還是做朋友吧。

那天,我對你說,對不起,我會安靜的忘記你。

很多話,我只是不願對你提起,怕驚擾到你安靜的夢,擔心我卑微的思緒會讓你流露無奈的苦澀。原本也想著,愛一個人可以簡簡單單,即使你不懂得,也只願每夜在進入淺眠前給你說聲晚安,而每天最開心的事,也便是能見到你了,可,還是有太多的無奈,白天裏,不知道怎樣與你言語,擔心情不自禁的會對你坦露情語,所以不言不語,只是那樣安靜的在一個地方看著你,看著你與他人的談話,我有絲羡慕,有絲嫉妒,而我只是那樣在一個地方安靜的看著你,那天仿佛多了絲疲憊,內心深處像是被禁錮上了鐵絲,窒息的喘不上氣來,回去後躺在床上輾轉反側,始終無法入眠,想要對你傾訴些什麼,卻始終找不到傾訴的理由,便安慰著自己,看看你我曾經的聊天記錄或許能尋找到些什麼,雖然自己是知道的,那種開心的理由根本不復存在,在那一連串的文字裏,感覺到最多的也仿佛是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演出,安慰自己靈魂的演出。

那一次,想了很久,無法表白的情感,就用文字來演繹,便想到了這個題目,想將你我之間的故事寫成一段佳語,現在想來或是應說自己一個人幻想的故事。從認識你的那天開始,我靜靜的戀上了你,想向你展示我所有的曆練,不敢靠你太近,怕驚擾你早已平靜的思緒,只想靜靜的戀著你,每天最開心的事就是看見你的笑,每天最大的滿足就是對你說聲晚安,即使你我會變成南北紛飛的勞燕,盼望著下雪,能與你一起遊走在雪天裏,害怕著下雪,擔心自己又一次的成為流浪在雪地中的孤狼,不求你能夠為我回眸,只願你在與我擦肩時能看我一眼,那怕多一秒也好。你問我故事怎樣的講述,何時會終結,我答,或許一兩天,或許一兩年,或許是永遠,只是那時你不知道故事的主角便是你。而此時此刻,我卻不知道要說些什麼,這個故事太過遙遠,遙遠的沒有開始便已經結束了。慶倖的是,我對你說出那個題目後,你回復我的資訊比往常多了些文字,之後便再也沒有什麼了。關掉手機,穿上外衣,輕手鎖上房門,走在空蕩蕩的大街上,風吹的有點冷,路面上滿是飄落的枯葉,一輛汽車從遠處駛來,燈光灑在了我的身上,之後滑過我的肩膀從我的指尖輕輕流走,我蹲下身來系好松落的鞋帶,繼續遊走的空蕩蕩的大街上,只是風吹的有點冷。

或許很多事情都是自己太過自私了,沒有經過你的允許便將你的身影停留在了心底,讓它沉寂在自己悲傷的苦海裏,原本想著可以點亮自己黑色的囚牢,原本想著,可以牽著你的手逃離出悲戚的世界裏,後來發現自己錯了,而且是大錯特錯,我又自私的使自己去遺忘,即使自己知道無法忘記,之後便不願再有什麼言語了,我想著是否該離開了,離開你存在的世界,就當不曾相遇一樣,我還是那個我,帶著簡單的裝束前行,沒有悲傷,也不懂歡樂,用雙手輕撫路邊的建築,偶爾蹲下身來聆聽雨聲,看看花落的季節。一只手插在口袋裏,一只手懸浮在半空中,牽著自己的身影慢慢前行。

那天,我夢到了一個女孩,從夢中醒來時卻始終記不清她的臉,之後便沒有什麼了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